【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同人续写:苍天绕过谁)(47-48)【作者:千里】   乱伦小说 
字数:128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七章、结婚?

  我们就这样断断续续聊了4个多小时,冷冰霜把她这一年发生的事也都告诉了我。知道她是为了帮小颖找我最后被家里责罚的时候,我心里一暖。虽然她是为了小颖,可毕竟是去找我。我抬头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又想到刚才自己对他做的事不由脸上一红,赶紧低下了头。冷冰霜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也低头不语了。
  突然的电话铃声把我从这尴尬的气氛中解救了出来,我急忙接起电话。
  「我到哈尔滨了,你在哪里?是在冷家那个小姑娘的公司吗?」冲和师兄笑嘻嘻的声音传来。

  「是,师兄,你在哪里?要不我去接你吧」

  「不用,你就在哪里等我吧」说完,冲和师兄就挂了电话。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我突然听到楼下传来警车清道的声音。又过了5分钟,就听到了冲和师兄的声音。

  「师弟,你在哪里?也不出来接接师兄?」

  我听到声音急忙跑了出去,看到冲和师兄走在前面,旁边是一个大概50多岁的便服中年男子,身上散发着一种久居上位的气势。俩人后面跟着几个一身军装的军人,一副生人莫近的表情。我一看肩上,乖乖,都是大校军衔。他们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察,远远站在旁边却不过来。我有点懵,这是搞什么呢?幸好现在已经下班,公司的人都走了,要不还不得围观啊。我心里想着却忘记了招呼冲和师兄。

  「哎呀师弟,不是师兄我说你,师兄这么远来看你,你的架子倒是大得很啊」冲和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我。我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师兄教育的对,我下次一定注意」我赔笑说道「嗯,孺子可教。小伙子,我看好你哦」冲和满意的拍了拍我肩膀「冷兄,大李,你们和我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冲和师兄对着那个50多岁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大概40岁左右的军人说着,然后就和我进了办公室。

  冷冰霜看到那个便服中年男人突然一愣,接着马上一脸不安的站起迎了上去「爸,你怎么来了?」

  那便服中年男人对着冷冰霜微微一笑:「怎么,不欢迎爸来看你?」

  说完又看着冷冰霜说道:「这段时间委屈你了,这次是你爷爷安排我来找你,想让你回去的」

  「爷爷让我回去?」冷冰霜一脸惊喜的看着父亲。

  「是,冰霜,爸有些事我要单独跟你谈谈」冷父说道。

  冷冰霜连忙带着父亲去了旁边的办公室。

  他们刚出去,冲和师兄马上换了一副猥琐的表情看着我「行啊,居然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给强上了?你还是不是人?你的人性呢?」我羞愧地看着冲和不敢说话,这种事没办法解释清楚啊。

  「不过师兄看好你哦,放心,师兄会帮你摆平的。不过你可不能始乱终弃,这小姑娘我看不错,就让她跟着你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画风转的也太快了吧」我吐槽的想着。

  「师兄,我不能娶她啊」

  「谁让你娶她了,等你尘缘了断,咱们还要回山去。怎么可能带着她,我是让她现在跟着你。」

  「这…这不好吧」我迟疑地说着。在我的道德观里还是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的。

  「怎么不好?她家里巴不得她跟着你呢,你知道我答应了那老鬼多少条件啊,师兄心痛啊。她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小辈能为家族换来这么大的支持,傻子才会不换。再说这对她也很有好处,她之前不是犯错了吗?现在也算是将功补过,只要答应了就可以重新被家族栽培。」

  「师弟,你可要记住师兄对你的大恩大德啊,将来要是有好事不要忘了你师兄。这次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被她爷爷这个老狐狸从我这里磨去两粒回春丹?」冲和拍着我的肩膀一脸肉痛的表情。

  「师兄放心,师弟怎么能忘了师兄大德」我躬身一礼说道「好,师兄没看错你」冲和笑嘻嘻的说着过了一会,冷冰霜和她父亲回到办公室,一脸复杂地看着我。眼圈发红好像刚哭过的样子。

  冷父倒是对我点点头,「你就是王锦程吧?我听冰霜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事情现在既然已经发生了,也不说对错,你说下打算如何处理吧?」

  「我…我…」我嗫嚅这说不出话,这可让我怎么开口啊,我求救的看着冲和师兄。

  「冷兄,来之前我可是和你父亲亲自谈过。事情都已经谈妥了,你不会是想改变主意吧?」冲和淡声说道。

  「冰霜是我女儿,我女儿被他强行侮辱了,我这个做父亲的还不能问一下?我也不会怎么样他,可是他总要给我个说法吧?」冷父声音虽平静,话语却有些严厉。

  「我错了,我…」我话没说完,就被冲和师兄打断了「冷兄,我看你是没搞清楚状况吧?是你父亲求着我答应不再追究此事的,你现在这样说话当我不敢发威?」冲和师兄语调转冷,双眼透出一股寒芒看着冷父。旁边站着的那位军人也是着急地看着冷父,似想要说些什么。

  我从来没见过冲和师兄这种样子,现在一看才知道冲和师兄是何等威势。只一句话就让冷父如此人物涨红着脸再不说话。也许在修道之人眼里凡人只是蝼蚁吧?

  我一看气氛转冷,冷冰霜又泫然欲泣,赶紧出来打圆场。

  「我错了,我认罚,冰霜和我之前虽然有些误会,但这事确实是我不对。冷伯父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冷父听到我的话后脸色好看了一点,对我点点头说道:「那就好,我知你是冲和真人的师弟,也是天之骄子。可我家冰霜无论家世、外貌还是才情都是一等,配你也不算辱没。我就做主把冰霜嫁给你吧」

  「嫁…给我?我…我…」这时,我看着冷冰霜有些期盼的眼神却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你不愿意?我刚才问过冰霜,你之前虽有妻子但是已经离婚了。你还有什么难处?莫非是不想负责任?」

  冲和此时心中一动,「我这师弟一下山就又惹出了这等孽缘,让师父知道必然要责罚我。冷家这人的提议倒也不错,不如借此了结这段因果。」

  我求救地看着冲和师兄,拼命向他打眼色。冲和师兄却笑嘻嘻地说着:「这样也好,我看这两人倒也般配。只是我这师弟3年后需跟我回山修炼,你们却不可不知。」

  「这个没义气的家伙」我心里暗骂一句。低声解释道「我,我不是不愿意,我…」

  「好,那就这样定了。下月你们回京我就帮你们成婚,所有一切琐事你都不用操心,只要安心做我冷家的女婿就好。3年后你该回山修炼就去好了,冰霜会在家安心等你的。」还没等我说完,冷父就打断我大声说道。

  「我…我…」

  「锦程啊,男人嘛,做了事就一定要有担当。说出来的话也一定要做到。你可不要让冰霜失望啊」

  听到冷父喊我锦程,我有点接收不了这种转变,不安地看了一眼冷父。
  看着冷父笑的像一只刚偷到鸡的老狐狸一样,我顿时升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还没等我说话,冷父就站了起来。

  「冲和真人,刚才我知道女儿的事有些激动,言语多有不敬,还请真人多担待。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这样说倒是有些见外了。哈哈…我还有事要马上回京,就不再这里耽搁年轻人的事了。」又转头对冷冰霜说道:「冰霜,公司里的事不用太操心,没事多陪陪锦程。你们的婚事我会跟你爷爷说的,你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说完扭头就走了。

  冷冰霜看着父亲走了,低着头沉默不语。「虽然之前和锦程有了那种事,自己却从未想过要和锦程结婚,而且她能感觉出锦程并没有想跟她进一步发展的意思。只是没想到家族里居然会想出这种办法来解决这件事,用我一个家族弃女来联姻,真是好算计。听父亲说锦程的这个师兄居然有神仙之能,在军队的高层里有巨大的影响力。莫非刚才锦程说的被仙人所救是真的?自己现在已是被家族抛弃,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就可以重返家族,只是这样太对不起小颖了。如果我和小颖一起呢?应该也可以吧?」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她一点准备也没有,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别…」我起身要喊住冷父,却被冲和师兄拦住了。又听冲和师兄说道:「师弟,这事就这样吧,你不会想做了不认账吧?」

  「对了,师弟你还有事吗?没事师兄也走了,我很忙的」说着就转身要走「有事,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想请师兄帮忙」我急忙说道,我还没让师兄帮我卜算浩浩的下落呢。

  我急忙说了儿子失踪的事情,冲和师兄听了沉吟一会说:「你有儿子用过、玩过的东西吗?」

  我听了摇摇头,正在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冷冰霜说「小颖那里有一个浩浩玩过的小汽车。小颖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可以」冲和师兄说道。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冷冰霜家,冷冰霜用钥匙打开房门我就听到了小颖那熟悉的声音「冰霜,你回来了,我去给你把晚饭热一下」

  爱、恨、痛苦和思念的感觉像惊涛骇浪一样一起涌入我的脑海。

  「小颖,锦程回来了」冷冰霜一进门就急切的跟小颖说着,我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小颖。看着小颖那已完全毁容的脸,再也看不出当年的倾世容颜,心里只剩下莫名的痛楚,再没有了半点快意。小颖似乎比以前瘦了,头发也短了不少。看着那熟悉的身形,这就是我曾经挚爱的小颖吗?

  「啪」一个盛满菜的碟子从小颖手中滑落在了地上,小颖呆呆的看着我,眼泪流了下来。接着突然捂住脸惊慌地跑回了房间。

  「小颖」冷冰霜连忙跟着跑进了卧室,卧室传来小颖压抑的哭声,还有冷冰霜轻声地安慰。

  过了一会,小颖带着一个硕大的口罩走了出来。

  「锦…锦程,冰霜…说…你能…找到浩浩?」小颖颤抖着声音问我,带着一丝惊喜、期盼以及渴望。

  「是,听冰霜说你这里有浩浩的一个玩具汽车,你拿给我用一下」我装作平静的说着。

  小颖很快把那个玩具汽车拿了出来,我接过玩具汽车的时候无意碰到了小颖的手,指间传来的温柔让我心里不由颤抖了一下。可是当我看到玩具汽车,认出这是我在公司租房子那三个月的时候,回岳母家看浩浩的时候买的。接着就想起了那三个月小颖和王国富在家的那些事,我的心渐渐冷了下来「师兄,你看看这个可以吗?」我拿着玩具汽车递给冲和师兄。

  「可以,你帮我找个安静房间吧」冲和师兄看了以后说道。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冲和师兄从卧室走出来笑着对我说道。「你儿子这小家伙福大命大,卦象上并无灾祸之象,且就在这个城市附近。」

  「你有儿子的照片吗?」冲和师兄又问道我看了一眼小颖,小颖急忙跑进卧室拿出了那张全家福的照片。照片上面我和浩浩的脸都已经有些模糊了,看着那些泪痕,我心下黯然,又有些心痛,小颖还是放不下我和儿子啊。

  冲和师兄却不接照片,只是扭头说道「大李,你帮我找一下吧,应该在此处东南百里之内,一户杨姓人家。」

  那叫大李的军人沉默的接过照片点了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师弟,不用担心。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冲和师兄笑嘻嘻地安慰了我一句。然后对我说道:「师弟,我先回去了,有消息大李马上会通知你。」说完就转身走了,似是不耐在这里多待。

  「师兄,你看小颖的脸能治好吗?」我追到门外,压低声音问道。

  「丹药你就不用想了,这种丹药在神州内陆也很稀少,现在根本求不到。炼体修到先天倒也可以让容貌恢复,就像你的手指一样。只是这炼体修炼所需资源很多,在这俗世想来也不可能」冲和师兄想了一会为难地说道。

  「师兄,求求你想想办法吧,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第一次用这种哀求的语气跟冲和说话。

  冲和盯着我看了一会,脸上露出了肉痛的表情。犹豫着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却不是长久之计」

  「师兄,你说来听听,只要有办法就好」我喜出望外的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易容面具,贴在脸上后可幻化任意形状,世俗之人是绝对不会感觉出异常来的。此面具只需神念即可使用,你倒是也可以。只是这是我防身的宝贝,却不能给你,你我回山之前我要取回。那女子如此对你,你也不必太在乎她。你可答应?」冲和师兄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仿佛只要我露出一丝犹豫就会让他改变注意。

  「我当然答应,还请师兄把宝贝借我一用」说完我躬身一礼。

  冲和师兄也不再多话。又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一个只有核桃大小,果冻样的东西递给了我。将使用之法也传音给我。这面具用起来倒也不难,只要将其贴在脸上,神念催动下即可自动覆盖在脸上。心中想象所需样貌即可随心变幻。

  「多谢师兄了」我大喜道谢。

  「无妨,回山时我自会来取走。我这还有四粒回春丹也一并给你吧,此丹对凡人几有起死回生之能,你可要善用。」说完冲和师兄递给我一个极小的玉瓶后就转身下楼离去。其他人也纷纷告辞走了。

           第四十八章、一旦失去就不再

  客厅里一下就空了下来,只剩下我、小颖和冷冰霜。冷冰霜看了我俩一眼,笑着说道:「你们先聊,我回房间了」

  「别」我和小颖同时喊到,喊完看了一眼彼此,却是马上又扭开了头。
  冷冰霜却像没听到一样,快步走进了卧室又关上了门,然后马上趴在门上静静地听着。

  「我,我去帮你倒杯水吧」小颖声音极低的说完后,就像逃也似地跑去了厨房。

  看着小颖那熟悉的背影,只觉千言万语堵在心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小颖将水递了给我,我默默接过拿在手里。小颖又去收拾地上的残渣和菜。过了好一会才磨蹭着走到我旁边坐下。

  「锦…锦程,这一年你去哪里了?冰霜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我很想你,也很担心你,却没有任何办法。」看我一直不说话,小颖鼓了鼓勇气问我。

  「你和王国富结婚的第二天,我知道了他是拿假病历骗我。我回去和他吵了一顿,他先是苦苦哀求我,后来又拿曝光那些事要挟我。我知道一旦事情曝光我们就都完了,他又发誓三个月后,会和你离婚并离开咱们家,所以我屈辱地答应并离开了家。之后我去了公司。第二天,因为担心他会做出不利于你的事情来,所以看了你和他那晚的监控,接着又被他利用冷冰霜将我赶出了公司。绝望之下,我就开车离开了城市,一直开到长白山后因为受伤加感冒才停下来。我去过一个寺庙想出家,可惜『佛不渡我这无缘之人』。我平静地看着小颖说道,仿佛在说另外一个人的事。只是说到最后一句我自嘲的笑了一下。」

  小颖听到王锦程说看过监控的事的时候身体抖了一下。想起了冷冰霜告诉自己,锦程走之前看过自己和王国富的那一幕幕疯狂。锦程是因为这件事而离开的吗?想到这些心里只觉愧疚、自责、悔恨的不能自已。

  「之后我自己开车到了一个山顶准备过夜,结果莫名奇妙的死了」

  「啊…」小颖惊呼一声,虽然知道我最后没事,还是充满担心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看了她的这种眼神我反而感觉很伤心,很愤怒。如果不是她和王国富那一夜的疯狂,我又怎么会离家出走。我压下心中怒意,继续说道「我被一个隐世高人救了并带回山中,因为之前的事让我无论肉体和灵魂都受伤严重,所以一直在山中养伤。治了一年才把肉体的伤治好。因为那位隐世高人跟我说我俗缘未断不能修炼,加上想念儿子就回来了」

  小颖心下一黯,只是想念儿子吗?

  「你师兄能找到浩浩吗?」小颖又问道「肯定可以找到的,你放心吧」
  小颖又颤声说道:「如果找到了浩浩,你要把浩浩带走吗?」

  「我想把浩浩带回山,不过我还没跟师兄讲,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同意」我看着小颖难过的样子一阵心痛。

  「求求你,锦程。如果找到了浩浩,求求你不要带走浩浩好吗?」小颖突然一下子从椅子上滑落,双膝咚的一声着地,跪倒在了我面前,哭着哀求起来。
  我皱皱眉,没有说话也没有扶她。

  「锦程,求求你把浩浩留在我身边好吗?我不能失去浩浩啊。」小颖看我没说话,又低声哀求。

  「你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母亲,把浩浩留在你身边,我不放心」我摇摇头轻声说着。看着小颖哀求地眼神,我嘲讽地说:「我走之前的那段时间就不说了,我走之后你去看过浩浩几次?你天天都在家里,性瘾也好了,为什么不自己照看?如果你自己照看浩浩的话,又怎么会让浩浩走丢?」

  小颖的心像被人狠狠揪在了一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把口罩都浸湿了。
  「锦程,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我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母亲的。求求你把浩浩留在我身边好吗?」

  「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和我商量了,我也不愿意再说一些刺激你的话。但我不认为你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我不耐烦的说着。

  小颖脸色变得惨白,趴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刚才冷冰霜告诉她能找到浩浩的惊喜尽数化作了绝望。

  冷冰霜听到小颖的哭声赶紧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有些埋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一阵头大,只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

  「小颖,你别哭了,锦程不一定会带浩浩走的」冷冰霜把小颖扶起坐在椅子上,不停安慰着小颖。

  小颖渐渐止住了哭声,只是仍在低声啜泣。过了一会,小颖又抬起头一脸希冀地看着我说:「锦程,你还记得之前你劝我和你父亲结婚的那天晚上,对我做出的承诺吗?虽然我现在毁容了,但我相信你不会抛弃我,对吗?」

  我看着小颖的脸,只觉得胸中的怒火越来越难以压制。

  「王国富不是我父亲,他是我养父。」我解释了一句,也不想再多说。
  「啊…」小颖再次惊呼了一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他,他不是你亲生父亲?」

  「嗯,是的。他得到了儿媳的身体仍然不满足,还想要得到儿媳的心。为了能娶到儿媳,甚至不惜拿假病历欺骗自己的儿子。还专门在儿子面前秀恩爱,甚至威胁我离家出走。你见过有这样对儿子的亲生父亲吗?」我随口问道。

  ……小颖沉默了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趁这个机会跟小颖谈一下。这次我下山就是来了断孽缘的,今天正好把事情都说清楚。

  我理了理思绪,平静地说道「小颖,这次我回来,也是为了跟你做个彻底了断」小颖听到这句话,就像一个被猎枪吓到的兔子一样,惊慌的抬起头看着我,眼中流露出恐慌、害怕、担心的表情。

  「锦程,你说什么啊?你真的要离开我吗?之前我和他的事可是你一手推动的啊。后来我发现监控的时候,我心里对你充满了恨意,我没想到我的老公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所以想要报复你。你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吗?你答应过我要回来和我复婚的啊。」小颖颤抖着说道。

  小颖的话像一根针刺入我的心,又像一块巨石压在我的胸前,让我痛苦地想要大声嘶吼发泄出来。过了好一会,我才慢慢平息下来,继续沉声说道。

  「这一年来,我经常想起咱们俩之前发生的种种。我在生病之后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满足你,看到你晚上等我睡了偷偷跑到卫生间去自慰,我心里很羞愧、很痛苦,我怕你会出轨,我怕失去你。我甚至不敢直面这件事,也没能在心灵上多给你安慰,只能把内疚自责埋在心里,我多么希望自己能让你满足啊。后来我无意中看了一些公媳乱伦的文章,发现居然可以让我兴奋,我就动了邪念。我设法引诱你和王国富走到了一起。我以为这样做既可以满足你,又可以治疗我的病,还可以满足他,我也不再担心你会出轨。而且我当时认为你肯定不会爱上王国富,这样我就不会失去你了。但是,我现在知道这件事我做错了。我承认我有罪,我做的那些事已经是欺骗了你,背叛了我们的婚姻。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谅我。我想之后我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和折磨,以及两次差点丧命就是命运对我的惩罚吧。」
  「锦程,我也有错,你别说了好吗?」小颖哭着哀求我。

  「小颖,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一个对肉体欲望比较高的女人,如果你长期得不到满足,你认为你一定不会出轨吗?还记得我装醉让你帮我找手机的那天吗?你觉得一个对丈夫忠贞的女人,会不会看到公公裸露在外面的生殖器,就会去看,去摸,去闻?然后在旁边自慰。如果当时王国富被吓醒了你打算怎么办?他如果接着要强暴你,你敢反抗?在监控中,你好几次差点坐上去,你那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只是那时你还没完全丧失理智罢了。」

  「后来,你和王国富腿交,帮他手淫,你觉得这样就会为我保留忠贞。可你们长时间这样下去真的不会走火?是我给王国富吃了春药刺激他,可是即便我不给他吃药,你觉得你们就会一直不性交吗?你和他能一直控制自己的欲望?不,你不会的。从他强行和你性交后你原谅了他,甚至继续和他性交就能看出来这个事实。

  ……小颖沉默着,双手不停揉搓着自己的衣角。

  「我今天说这些,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即便没有我的推动,你也不能保证不会出轨。夫妻因为性关系不和谐离婚的太多了。我最不能原谅你的不是你和王国富发生性关系,而是你爱上了他,还继续无耻地骗我说你爱我」
  「锦程,我只爱你,我没有爱上王国富」小颖抬起头看着我,一字一句地对我说。

  我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说「我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却没能力控制那只被放出来的魔鬼。之后发生的事情已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我感觉你渐渐爱上了王国富,心慌意乱之下我想为他找个老伴,让他能够离开你。因为我爱你,不想失去你。

  而你也说你爱我,所以我决定考验一下你。我故意让你去小岛布置婚房,可是当我偷偷跟过去,看到你在小岛上为他穿上了婚纱。我是多么后悔去考验你,又是多么后悔跟过去看到那一幕。在你为他穿上婚纱时,我对自己和对你的信心终于崩溃了。我清楚地知道你爱上了王国富,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求求你锦程,不要,不要再说了好吗?」小颖就像要晕倒了一样,软软的趴在桌子上,流着泪低下了头。

  「锦程,我真的没有爱上王国富,我只是迷恋他给我带来的肉体满足,他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自慰器。和我爱你是不一样的,请你相信我」小颖哭着分辨道「虽然之后你反复说你不爱他,只是为了给你们俩人的事情画一个句号。可是小颖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你会为一个自慰器披上婚纱?你和王国富一起之前,你用的那个假阴茎,你也为它披上婚纱了吗?」我反问小颖「不,你没有。你为王国富披上婚纱只能说明你在乎他的感受,你心里有他。因为你爱他,所以你不愿看到他难过。为了满足他,你不惜背叛自己的婚姻。当然,我没资格指责你什么,因为是我先背叛了我们的婚姻。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你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而已。」

  「锦程,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看到。如果我知道你在场,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小颖流着泪不停摇头。

  「哦,原来你认为只要我没看到就没关系啊」我嘲讽地说道。

  小颖无力的摇着头,却没有说话。

  「我以前一直认为爱是包容,是宽恕、是奉献,是牺牲。所以当我不能满足你的时候,我引诱你和王国富在一起,让他来满足你。因为我相信你不会爱上他的。但是现在我明白了爱是占有、是自私、是贪婪、是狭隘的。当我看到你一次次和王国富做爱的时候,我痛苦万分,追悔莫及。却又无能为力,我是那么的懦弱无能。」

  「不一样的,锦程,真的不一样的。我只是爱他的肉体带给我的快感,而我爱的人只有你」小颖不停地摇着头,哭泣着说着。

  「小颖,你一直坚持说你爱我,那我问你是否知道和王国富做爱会伤害我?」我一字一句的问着,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情绪。

  小颖沉默了,低声哭泣着点点头。

  「你不爱王国富却不停和他做爱,你爱我却不停伤害我。这就是你说的爱?你嘴里的爱和你的行动恰恰相反。」我继续说道。看着小颖痛苦的样子,我产生了一丝快意。

  「而且,现在我已经不愿意再听你说,你是否爱王国富。这没有任何意义。你说有没有爱上王国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为你有没有爱上他。我不相信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和一个男人做爱,又为他披上婚纱,却不会爱上他。」

  「还记得当初我跳崖住院后,你守在我床边和王国富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吗?你确实成功把我的刺激醒了,我的灵魂再次与肉体结合。只是那些话我却记得清清楚楚,你再一次在我心上割了一刀。」我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之后我离家你喝药,冷冰霜把我强行带回了家。我本以为也许这样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我错了,我太天真了。你又得了性瘾,医生说在吃药调理的情况下,也要满足你的欲望。无奈之下,我不得不用滴着血的心,去把王国富那个老狗叫回来满足你。知道吗?在你按疗程快吃完药的时候,我带你去复查了一次。医生告诉我你的化验指标已经正常,我听了欣喜若狂,可我却看到你带着一脸的担心和不安。我知道,你怕自己病好了以后,再没有理由去找王国富。我只能违心的说你的病还没全好。你每天仍然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我也曾试图努力挽回,但因为种种原因却没有成功。

  「后来,你发现了监控的事并报复我,我不恨你。我可以理解爱人背叛所带来的痛苦,因为我在之前已经深深地体会过了这种痛苦。而且,这件事起因在我,你报复我是应该的。只是当你拉着王国富和我3p的时候,我已经无法继续承受这种痛苦和折磨。我像个落水狗一样逃离了我的家,住在了公司里。三个月,你和王国富想必生活的很幸福吧。这三个月里,你除了开始每天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你去看过我吗?爱一个人不是每天都会想和他在一起吗?你没有这么做,后来连电话都很少了。」我摇头说道「我问过你,是你不让我去的,我担心去了你会更厌恶我」小颖声音暗哑地说着。

  「我不让?你这么在乎我的感受吗?你和王国富做爱的时候没想过我会不会不让?」我感觉情绪已经快要失控了,怒意再也难以压制。

  「再之后,王国富为了能和你结婚,用假病历欺骗了我,当然也欺骗了你。我当时甚至庆幸他得了绝症。还憧憬着,他死后我能继续和你在一起。在王国富的欺骗下我和你离了婚,你又和他结了婚。当我发现他是拿假病历骗我的时候,他居然拿要曝光这些事来让我们活不下去。为了不让这些丑事暴露,我再一次妥协了。」说道这些,我就感觉自己再次撕开了心中的伤口,还撒了一把盐。
  「第二天早晨我在公司里坐立不安,我担心王国富会对你不利,所以我查看了监控视频。却意外看到了你和王国富那一幕幕疯狂,看着你对王国富高声喊的那些话语让我彻底崩溃,你们简直比真夫妻还真啊。这一件件事就像一记记组合拳打得我体无完肤,遍体鳞伤。王国富又通过冷冰霜把我赶出了公司,给了我最后一击,这一击彻底击溃了我。后来,在山中治病的时候,我才明白你那时爱王国富,而不爱我。我在痛苦和折磨中还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一旦做错就无法挽回,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陌路。咱们当时离婚就是天意,就是因为你我缘分已尽了。」我斩钉截铁的说完最后这句话,心中却充满苦涩。「

  「锦程,我知道我做的事不能得到你的原谅,我也不奢求你。但你还记得你说服我跟你离婚跟他结婚的那晚吗?你把我抱在怀里温柔的对我说话,跟我拉钩做出的承诺。」小颖绝望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期盼。

  「呵呵…是啊,我记得。我答应你三个月后,等你和他离婚,我就会和你复婚。那你三个月的时候和他离婚了吗?你们还正在如胶似漆吧」我嘲讽地问小颖。
  小颖此时已哭地说不出话来,泪水把口罩完全湿透了,沿着口罩的边缘慢慢滴落。

  过了好长时间,小颖才抽泣着说:「锦程,我不要求你和我复婚了,我只希望你能让我陪在你身边。我能每天看到你和浩浩就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因为我爱的人只有你。」

  「哈哈哈…」我听了小颖的话大笑起来,讥讽地看着她。

  「小颖,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你爱王国富而不爱我?你可真够嘴硬的。那我问你,我听冷冰霜说我走之后你就怀孕了,我想你总不能说这是我的种吧?我走之前可是已经3个多月没和你性交了。要不是你自作孽和王国富在厨房里苟合,高潮的时候把头扎进煮面条的锅里毁了容,要不是你住院时意外发现是宫外孕,恐怕现在你已经生下你们爱情的结晶了。你不会告诉我,这也是为了给你们的苟合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吧?你口口声声说只爱我,又怎么会同意给王国富那老狗生个狗杂种?」

  我看着她继续恶毒地说着。

  「锦程,请你相信我,我一直带着避孕环的,我没想过要为他生孩子」小颖泪眼朦胧的看着我,无力的辩解着。

  「是吗?你是先发现怀孕然后又毁容的吧?在毁容住院前你想过去做流产吗?看着我,回答我。」我气急怒吼道。

  ……小颖再次沉默。

  「你说你只要能陪在我身边,愿意做任何事?这种类似的话你说了多少次了?我第一次坠崖住院的时候你就说过,可你怎么做的?你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了,还说什么任何事?之前我相信了你的话,你又是怎么做的?需要我提醒你吗?」
  我怒火越来越盛,已经再也压制不住。继续高声说:「每次你说完类似的话后,都会在我面前继续表现出欲求不满的样子。利用我不希望你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真心,继续去找王国富肏你。这就是你所谓的愿意做任何事吗?」

  我看着小颖被烫伤的脸,继续嘲讽地说:「当然,现在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出轨,不,不是出轨,你我已经不是夫妻了。王国富因为你这张丑陋的脸,已经不愿意再肏你了,甚至婚内就背叛了你。而你,再也不会找到一个愿意满足你肉体欲望的男人,所以现在你又想回到我身边了。可是,你拿我当什么了?当你的超级备胎?有大鸡巴肏的时候就去被肏,找不到大鸡巴肏了,就想起你爱我?就因为我是一个爱你的傻瓜所以就可以随意玩弄?」此时,我已经彻底被报复的快感冲昏了头脑,发泄似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怒吼。

  小颖此时已不再哭泣,也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我。眼中所有的光芒都已消失,显得一片空洞死寂。

  「锦程,小颖确实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但我知道她还是爱着你的。你不在的时候她经常看着你的照片发呆,给我讲你们之前的种种。而你也深爱着她,为什么不再给她一次机会呢?」冷冰霜轻声劝说道「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会不会一边跟别人做爱一边说爱自己的老公?你会不会爱着你的老公却甘愿为别的男人怀孕?你说她在我离家后常常看着我的照片发呆?什么时候看的?是我刚离家的时候?是和王国富做爱的时候?还是在和王国富做完爱的时候?又或者是在被毁容、被背叛后才想起我的好?冷冰霜,你不要再多嘴了好吗?当年我坠崖后第一次离开也许是对我们最好的结果,他们想在一起我就成全他们。可是,我都这样做了你们还不放过我。就是你找人偷偷带走了浩浩,然后强行把我拉了回来。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再次承受那么多的痛苦、折磨和羞辱?我又怎么会自己开车到山顶,然后莫名其妙的死去?」我冷冷地看了冷冰霜一眼。

  冷冰霜话音一滞,剩下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小颖听完我的话,突然惨笑了两声,绝望地看着我说:「锦程,我真的是爱你的。因为我的错,害的你两次差点死掉。我欠你两条命,之前我还了你一次。现在,我再还你另外一次」说完,小颖就冲着阳台跑了过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