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张脸】(03)【作者:素人渔夫】   乱伦小说 
字数:13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主卧室内。

  刚从浴室出来的曾少阳,看着温柔贤惠的妻子,心中一阵冲动。

  韩曼似乎也发现了曾少阳眼中火热的目光的意味,有些害羞的咬了咬嘴唇。
  曾少阳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虽然结婚两年,但对那种事,韩曼依然害羞的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女。

  曾少阳一把抱住了韩曼,嘴巴往那娇嫩的红唇凑去。

  「别,别在这……去床上……」

  韩曼惊吓般的躲开头,声音低不可闻,就这么一句话,两暇已经羞的通红。
  曾少阳嘿嘿一笑,抱住了韩曼,一把将她抱到床上。

  「哎,关上窗帘嘛……」

  曾少阳无奈的放开香喷喷的娇躯。

  韩曼趁机钻进被窝,被子都蒙住了头。随即又伸出手递出来两个安全套。
  「戴上……」

  韩曼每次都会要曾少阳使用安全套,由于担心一个不太保险,韩曼总是要求曾少阳至少要佩戴两个,以防万一。

  曾少阳苦笑的摇摇头。发现下体一度有些疲软的迹象,赶紧用手撸了几下,连忙接过安全套,手忙脚乱的给套得严严实实。

  「关灯……」

  ……

  几分钟后。

  韩曼捂着红彤彤的脸,死死的咬住嘴,羞涩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曾少阳畅快的从韩曼身上下来,躺在一边喘着粗气。韩曼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虽然看不到韩曼娇羞的模样,胸部也隔着睡衣,但依然能感觉韩曼的身体又软又滑。

  刚刚进入就产生了要泄身的迹象,好在是戴着两个厚厚的安全套,不然很可能会早泄。即便隔着两个安全套,韩曼湿滑紧窄腔道的触感在泄身后还停留在下体之上。那滋味曾少阳也形容不出来,只是感觉韩曼腔道内每一处的嫩肉似乎都在颤抖,不停的在挤压,刮蹭,咬着他下体最敏感的部位,让他一刻也没法停留的冲向快乐的顶点。

  曾少阳一边回味一边下床清理着自己的下体。

  此刻的韩曼却非常难受。

  原本就硕大的双峰此刻发胀的厉害,顶端的两粒小豆,被厚厚的睡衣摩擦出一阵阵的电流。小腹处似乎被一团火焰烧的滚烫,身体内一股股的汁水从腔道流出,垫在身下的垫子被浸润的透湿。

  一种异物的感觉顶在喉咙处,出不来也下不去。浑圆大腿的摩擦似乎怎么也停不下来。

  以往与丈夫欢好后,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感觉。可最近,这种异样的感觉却十分强烈。迷迷糊糊的大脑里,似乎又浮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此刻,他正在做什么呢?

  就在不远的隔壁。

  昏暗的房间内,也没有开灯。

  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似乎是被房间内此刻的景象羞得无处藏身,让房间内依然模糊一片。

  然而,在临近窗户的单人沙发上,却有着一抹耀眼的雪白。

  从房门望去,可以看见一片雪白的背影,扎着马尾的长发有些散乱的迹象,光滑的背脊上有着一条笔直的凹陷,滚圆的臀部压坐在两条黝黑强壮的双腿上,白嫩的双腿用标准的M的姿势分开着。

  这是一种对女性技巧要求很高的女上位体位。

  坐在男性的身体之上,看似有着居高临下的心里优势,其实那个中滋味却难以明述。

  用脆弱的娇柔之处主动去撞击坚硬的所在,内心最深处被冲击的摇摇欲坠,每次尽根而没都产生仿佛喉咙都被冲破的错觉,这看似主动但节奏却被身下的男人牢牢操控的要命姿势,因为有着极容易让女人产生被撕裂感和强烈的羞耻感的特性,所以经常被经验丰富的男人用来对付那些有着清纯端庄外表的女人。
  这一姿势也因为这一特性而得名,观音坐莲。

  此刻,房间的女人所使用的女上位姿势,有着与标准的观音坐莲所不同的变化。

  女人除了坐在男人胯上的臀部之外,双腿并未在沙发上着力,只有两只脚的脚尖分别在男人腰的两侧,点在沙发上,形成了臀部,双脚脚尖三点,成三角形着力。女人的双手也并未支撑在身体的前方或后方,而是直直的高举在头顶上,被男人用左手在头顶上牢牢的牵着。

  看似怪异的姿势却有着常人无法体会到的滋味。

  女人的衣物已经全部被褪去,正面那些私密部位毫无疑问已经赤裸裸的展现在男人的眼中。无论是红润的乳尖还是光洁的蜜缝,无疑已经被男人肆意品赏了很久。

  被高高捉住的双手限制了身体耸动的幅度和频率,紧密压合住的交合部位反而有着不断积累的快感,女人唯一能表达反抗的方式就是用腔道狠狠的挤压和紧箍那根凶残的男征。

  有着一米六的个头的高挑女人,在男人高大的身材的映衬下,却像一位参与课外援助交际的初中生一般娇小。

  女人的双腿总有想夹起来的本能,但每次刚有合上的迹象时,却不知为什么又会猛地张开。

  对于老练的男人来说,这却很容易解释。

  女人显然是受过特别的训练,被明确的要求在交合时分开双腿,不可以遮盖住股间私处。只有这种长时间的后天训练,才可以对抗女人羞涩的本能。每次女人想要合上双腿时,会很自然的想起之前那无数次不小心合上双腿后被实施的惩罚,这些来自肉体的记忆会很积极的提醒她,让她保持双腿分开的姿势。

  老实说,想要对一个女人实施这样的训练,却并不容易。这需要男人有着坚定的态度,强势的手段和充沛的精力。这样的训练方式有很多,具体采用哪种方式也都因人而异。不过,从女人身上的线状淤痕来看,男人一定是对她采用了捆绑。

  捆绑对女人来说,是很有效的训练手段。对绝大多数女人来说,一旦被捆绑后,几乎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即便是正常的夫妻,如果在夫妻生活时对妻子采取了捆绑,也绝对会产生让丈夫震惊和惊喜的效果。当然,虽然捆绑是很有效的手段,但却不是每一个男性都可以掌握的。普通的丈夫可能都无法说服让妻子同意被捆绑,但如果换成有经验的男人却可以很顺利的实施并取得很好的效果。
  坐在男人身上的女人究竟是被采用怎样的捆绑进行的训练,旁人不得而知。
  恐怕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狠心对这样一个有着清纯可爱的脸蛋的女人进行那看似
  残酷的训练。那些场面和过程,即使在大脑里想一想都令人感到不忍。也不知道这个有着凶残肌肉的男人是如何做到的,但从此时的情况来看,训练效果却很令人满意。

  此刻,能出现在这个房间的女人,毫无疑问就是曾璟,而旁边的男人则是路盛无疑。曾璟被路盛使用这种姿势倒不奇怪,自从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后,两人在床上的花样就越来越多,曾璟第一次被路盛使用女上位时,也不太适应。不仅身体坐的东倒西歪,几乎直不起来,那些胸口和股间的敏感部位也都没有完全展露给路盛欣赏,更不用说起伏和紧箍时的节奏与路盛完全没有任何默契了。

  不过,路盛似乎很喜欢对曾璟使用这个姿势,甚至花了很多精力来刻意训练曾璟. 这让曾璟快速掌握了这个姿势的技巧,也体会出了这个姿势的独特滋味。
  如今的曾璟,虽然还要借助男人悬在头顶的手,但腰部的力量和技巧显然已经日趋熟练。路盛手上已经没有给与太多的力量,甚至开始轻轻放手,让曾璟只用臀部和双脚脚尖来保持平衡,只有在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才稍稍将曾璟的手拎起来。路盛每次放手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长,曾璟就像一个蹒跚学习走路的孩子一样,渐渐有了独立摇晃的能力。

  虽然身体畅快的几乎要飞起来了,但曾璟此刻发出的声音却是异样的沉闷。
  当视线渐渐转到前方,才发现了这异样声音的秘密。

  整齐的刘海遮盖着一对大平眉,小巧的鼻翼剧烈的鼓动着,那张显然是重新打扮过妆容的美丽脸庞上,浮现着扭曲的苦闷表情。不能肆意发出高亢尖叫的原因,竟然是一团黑色布料,仔细分辨之下,似乎就是那条原本穿在曾璟身上的丁字内裤。

  借口太大的声音会影响隔壁的睡眠,路盛竟然将通常用于成熟少妇身上的手段,用到了曾璟这样年轻的少女身上。

  被堵住口的女人,无法发出缓冲下体刺入的气流,身体会有很强的窒息感。
  缺氧会让女人无法保持清醒,身体的快感也会受影响,但对某些女人来说,这也会带来一种扭曲的刺激。

  对路盛而言,他其实并不太喜欢女人太过高声的吟叫,反而更喜欢欣赏被堵住嘴巴的女人脸上所露出的表情,那会给他带来强烈的奸淫感。就像是正在强奸一位良家妇女的感觉。

  气氛渐渐热烈了起来。

  曾璟已经不需要路盛的牵引,可以独立坐在路盛的身上。解脱出来的双手轻轻扶着自己的膝盖,帮助双腿分开到更令路盛满意的角度。路盛的双手却趁机捂揉着曾璟双乳的乳尖。与紧紧捏住乳尖的剧烈刺激不同,手掌掌心轻软的揉着乳尖却是一种温润缓慢的刺激。

  曾璟对路盛的手段真是又怕又爱。

  随着时间的发酵,曾璟的模样却变得越来越可怕。路盛就像是故意欺负她一样,不断的挑逗她却又不满足她,那根讨厌的男征敏敏知道自己腔道中的弱点,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故意避开,尽在一些不痛不痒的地方蹭着。燃烧的欲望就像会吞噬的鲨鱼一样,不停的蚕食着理智和矜持。那种干脆就忘乎所以尽情放纵的念头已经多次出现在她脑海里。路盛那看不到尽头的欲望究竟想将自己变成一个怎样的女人才会罢休。

  雾气遮盖了曾璟的双眼,大片的潮红浮现在胸口,身体无法剧烈的上下起伏,臀部只能像磨盘一样绕着圈磨动着,大腿根部已经开始发抖,似乎有抽筋的迹象。
  实在受不了了!

  曾璟的脑海里不停的吼叫着。身体里仿佛有着一个狰狞的魔鬼在不停的破茧而出。被撕裂的纯洁外表下,究竟藏着怎样让人可怕的东西。

  与曾璟此刻的热烈所不同,路盛却显得格外的沉静。

  既没有花哨的技巧,也没有剧烈的撞击,那么不愠不火的动作虽然给曾璟累积了大量的快感,但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却没有以前常有的爱恋与渴望,更多的只是一些欣赏与玩乐。

  缓慢轻柔的动作,让曾璟的高潮来的也显得十分平稳与突然,就像一杯温水泡开了的茶水一般,不经意又出人意料。

  奔泻的汁水从蜜缝缓缓流出,再也支撑不住的身体摔在路盛的胸膛上轻微的抽搐。曾璟怎么也不会想到,此刻抱着她轻抚着她的后背的男人,心里竟然想着另外一个女人。

  路盛的心里的确想着另外一个女人,那个有着滚圆臀部,今天下午在他的攻击下,陷入晕厥的女人。

  想到那个女人的美妙滋味,路盛不由的抚摸着曾璟的臀部,心里猛地冒出一股燥热,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隔壁的房间,把那个美妙的女人拖过来,来个二女共侍一夫。

  可惜,他也很清楚,目前这样的事情恐怕无法做到,最多只能在脑子里意淫一下。

  一股股紧缩的力度,让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曾璟身上。他十分喜欢女人高潮时紧箍着男征的感觉,很多男人在女人高潮时会选择暂时退出男征,因为那种被紧箍的感觉刺激过大,很容易射出来,但他往往凭借着本钱雄厚,就让男征留在女人体内。

  曾璟与他之前的女朋友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她的爱液格外的多。几乎不用怎么挑逗,她体内的汁水几乎总是源源不断的喷洒出来。

  每次高潮之后,几乎总是能将路盛的双腿打湿一片。

  没有给曾璟太多细细体会高潮感觉的时间,路盛再次将曾璟的身体扶了起来。
  没有改变姿势,因为他很清楚,女人的身体对被送上高潮的体位有着本能的记忆,保持同一体位不变,可以很快的引发下一波高潮。

  路盛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按摩棒,样式与AV电影中常见的按摩棒类似,这几乎是女人的克星。即便是久于阵仗的AV女优都害怕的器具,用在曾璟这样的良家少女身上,真是大材小用了。

  按摩棒的使用也有着独特的技巧。

  对于欲望熟妇,可以直接对着那交合之处按下去,她们大多喜欢直接的、剧烈的刺激。而对于年轻少女,更好的选择是对着肚脐下方三寸的位置按着。这个地方对应的腔道内侧往往就是女人的G点所在,按摩棒与女人体内的男征内外夹击,是撕碎年轻少女抵抗的有效武器。这里的刺激与对交合之处的刺激不同,可以持续刺激很长的时间,即使按住半个小时,绝大多数女人也不会有痛感,若是对交合之处进行刺激,未经训练的女人往往几分钟就会产生难以忍受的痛感。更美妙的是,这样的刺激方式,会让女人在结束性爱之后的几天内,下体还会持续产生强烈的蠕动感,因此也有很多男人用来对付一些矜持的人妻少妇。

  被这种方式来用,曾璟也是第一次。她的身体就像是被电击一般,随着按摩棒的节奏摆动着。大腿内侧的肌肉几乎痉挛着,拉扯着分开在两侧的双腿,但她的双手却死死的扶着自己的膝盖,努力对抗着几乎无法控制的肌肉,不让自己的双腿有一丝丝并拢的迹象。

  她是如此深爱着这个男人,她很清楚的知道,身前的男人对女人是有着多么苛刻的要求,性爱时,女人不能遮挡私处几乎是和保持贞洁一样的重要。她被反复的告知和强调,女人对男朋友遮挡私处几乎是和出轨一样的罪恶。

  她不知道男人这种变态的逻辑是从哪里来的,但以往那无数次训练却已经将这一逻辑深深的种植到她的肌肉和内心了。现在的她,已经可以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遮挡路盛望向自己下体的视线。

  路盛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可爱的女人做的确实不错。腔道内产生了几乎可以绞断男征的力量,但大腿仍然用力的分开,不敢自行闭合。

  路盛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真正能让他畅快的喷射的,不仅仅是那湿滑紧窄的腔道,更是女人那种极具牺牲精神的侍奉感。

  窗外的月亮似乎也看不下去这幅羞耻的画面,躲到了云后。

  失去了月光的照射,曾璟双腿之间那抹雪白也变得暗淡起来,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朦胧中,女人的脸庞模糊了起来,路盛似乎看到了那张属于韩曼的熟悉脸庞。
  一股代入感缓缓袭来,腰腹之处的火热顿时暴躁起来……

  几分钟后,路盛苦笑一声,那个女人果然能轻易勾起他的冲动啊。他放下怀里的女人,缓缓抽出男征,右手轻轻握住男征,对准左手扶着的女人脸庞……
  噗……

  十几次的强烈喷射,将残留了一天的阳精,尽数喷在了曾璟的脸庞上。
  颜射,也是很多男人惯用的手法。特别是针对一些有着出众容貌的女人,颜射能给男人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

  虽然被颜射的女人不会有痛感,但绝大多数女人都认为这是带有侮辱性质的做法,一些良家少妇会很抗拒丈夫对她们颜射,所以,一般正常的夫妻生活中,颜射被越来越少的使用了。但不可否认的,对于一些出轨红杏,颜射是很有效的征服手段。

  在人前有着良好形象的人妻少妇们,一旦成为其他男人的地下情人后,往往会在被情人们第一次颜射时,内心发生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会更有利于控制和征服这些良家,让她们从内心中明白,情人与丈夫的区别,无论她们在家里如何对丈夫趾高气扬或者横眉冷对,但在情人面前,却必须用自己出众的容貌去承接浓稠的阳精。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来,一些初中和高中女生的援助交际活动中,颜射也渐渐流行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年轻少女们开始尝试和接受这一花样,并形成了一股风潮,著名的国际照片分享社交平台上,前不久还发起一股分享自己被颜射后的美照的活动。

  曾璟显然不是第一次被颜射了,但她依然被路盛喷射的力量和灼热给吓到,密集的喷射让她睁不开眼睛……

  随着路盛的激情渐渐平稳下来,曾璟才缓缓睁开眼睛,她轻轻抽掉嘴里的内裤,抬眼望了路盛一眼,在那温情目光的鼓励下,她缓缓张开嘴,冲着那根微微跳动的男征迎去……

  ……

  夜,更深了。

  曾少阳的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刚刚的剧烈运动带来的疲劳反噬,让他很快入睡了。与曾少阳安稳满足的模样不同,韩曼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喉咙里仿佛有吞咽不下去的灼热,内心的焦躁像毒药一样蚀骨。

  黑暗里,韩曼的双眼却亮的有些刺眼,充满意味的目光紧紧盯着墙壁……墙壁的另一侧,就是属于曾璟的房间。

  内心的挣扎不断怂恿着她去一探究竟。

  房间内,那股若有若无的声音掩藏在曾少阳的呼噜声中,不断的向韩曼发出邀请。

  既然没有人会发现,就算去做了,又有什么关系。

  韩曼侧过头,微微观察了一下曾少阳的睡姿,不一会,她终于咬了咬下嘴唇。
  她轻轻掀起被子,起身套上了拖鞋,刚刚走了一步,她又将拖鞋轻轻脱下,赤着脚,轻轻打开了房门。

  路过曾璟的房门时,韩曼微微停了停,房间内似乎没有继续传来异样的声音。
  韩曼踮着脚,安静的向阳台走去。客厅的阳台上,有一扇窗户与曾璟的房间相连。

  少女的闺房里。

  路盛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一张雪白干净的背影,跪坐在路盛的双腿之间,背影的脸埋在大腿根部的深处,只有脑后的马尾辫依稀可见。

  背影的手撑在地上,正帮助身体轻微的律动着。

  路盛半闭着双眼,轻轻的摩挲着光滑的肩头,心中却思绪不断。

  严格来说,与韩曼做的那些事情,是非常对不起曾璟的。美丽的少女对路盛痴情一片,为了路盛,几乎愿意做任何事情。而路盛却背着她与她的继母偷情。
  如果事情曝光,很难想象曾璟会遭到怎样的打击。

  路盛能认识曾璟,是因为前女友乔琳的原因。曾璟是乔琳的闺蜜,两人从高中时就是很好的朋友,后来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乔琳在工商管理系,而曾璟读中文系。

  有次路盛与乔琳准备去吃饭,意外的遇见在逛街的曾璟,乔琳就邀请曾璟一起吃。没想到路盛第一眼看见曾璟时,立刻就颇为心动。

  曾璟有着比乔琳更为干净,纯洁的一张脸。自从见到曾璟的第一面,那双清澈动人的双眼就一直印在路盛的脑海里。吃饭时,路盛一直有些魂不守舍,眼前白花花的米饭似乎与曾璟饱满的胸口不断的重合,手中拿着的筷子仿佛如曾璟露在裙摆下方的双腿般修长笔直。

  当天晚上,当路盛再一次如往常一般进入乔琳时,曾瑾的脸庞却总是反复的出现在他眼前。于是,在路盛最后一次对乔琳完成内射后,他平静的向乔琳提出了分手。

  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一位情根深种的少女分手,但为了避免乔琳将来找曾璟的麻烦,路盛十分耐心的安抚了乔琳的情绪。路盛离开时,虽然乔琳依然断断续续的哭泣,但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第二天,路盛就对曾璟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纯情的少女显然无法抵抗男人老练的手段。19岁的女大学生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内心就轻易被攻陷。当天夜里,半推半就、稀里糊涂之下,曾璟就被路盛带去酒店开房了。

  紧窄的腔道和生涩的技巧,让路盛很容易判断出曾璟还是处女的事实。能同时采摘到少女的初恋、初吻和初夜,这让路盛的内心十分高兴。

  三天后,路盛第一次将曾璟的下体刮成一片雪白。却没想到被刮了以后的曾璟很快就迎来了少女的初次高潮。

  有过丰富恋爱经验的男人都知道,被上过的女孩,特别是刚刚献出初夜的处女,与还没跟男朋友上过床的女孩相比,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每一个女孩子或多或少都对夺走自己初夜的那个男人有着格外不同的情愫。
  在一些三级影片中,有的处女甚至连男人的模样都不清楚,就爱上那个强奸了自己的蒙面男人。甚至有些色情小说家更是露骨的指出,女人的腔道是通往内心的捷径,是可以撕裂爱情的缺口。

  被路盛上过后的曾璟,是个很好的例子,她很快陷入了热烈的初恋之中,将自己的一片痴情迅速的交给了路盛。而路盛则很快将曾璟带入了欲望的漩涡。
  路盛格外迷恋女人的反差。他钟情于有着纯洁外表和恬静气质的女孩,孜孜不倦的寻找着美丽的女大学生,甚至女高中生。许多涉世未深的少女就这样进入他的视野,落入他精心编织的情网。

  当这些女学生瞒着老师与同学,家长与朋友,被带去酒店开房后,路盛又痴迷于撕裂少女的纯洁与羞涩,挖掘少女们隐藏在深处的欲望。纯情的少女被路盛用花样繁多的器具和强壮男征反复撕裂和训练后,露出与人前形成强烈反差的欲望模样后,路盛就能从中获得极大的满足与刺激。

  回想起曾经对曾璟采取的训练,那些将生涩的少女一点一点褪去羞涩的手段,路盛满足的露出了微笑。或许,用不了多久,曾璟年轻的继母也将一一经历这些足以改变一个女人的手段。

  想到这里,路盛的男征不由的猛的跳动了一下。

  跪在路盛胯间的少女,身体明显一怔。

  少女缓缓咽下了嘴中的津液,缓缓抬起头,清秀的脸上还残留着没有来得及完全擦干净的精斑,但那双布满了湿气的眼睛,此刻却用清澈又无辜的眼神望着路盛,少女低软的声音轻柔的倾诉着:

  「盛,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那道来自窗外的目光的主人,在两人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怪异的表情。那副表情,从未展现过任何人的眼前。无论是谁,看到了这幅表情,都不会相信它会出现在韩曼这样的女人身上。

  欲望、沮丧、鄙夷、酸楚,竟然同时浮现在韩曼的脸上。

  只是看了一眼,韩曼就已经了解了房间内正在发生的事情。

  曾璟三更半夜竟然还化着粉嫩的妆容,比晚饭时还精致,显然是在准备上床前又精心补过妆。

  烦闷的情绪没由来的出现,直到目光从少女白嫩的双乳上滑过后才稍稍褪去。
  房间内的少女显然是在路盛的男征完成喷射后,又用柔软的舌尖主动迎上去,将残留的精液温柔的拭去。

  刚刚与曾少阳行房后,曾少阳并没有让她起身,是他自己撕去了安全套,顺手从桌上抽了几张卫生纸,勾着腰,把下体随意擦了几下。

  但房间内刚刚发生的事情显然大不相同。曾璟无疑非常清楚,无论多么强壮的男人,在刚刚喷射后的那段时间,男征总会有些轻微的疲惫和极度的敏感,卫生纸相比舌尖,还是过于生硬和粗糙,很容易给路盛带来不适。所以,无论路盛用什么方式完成的宣泄,曾璟总会支撑着疲惫的身体,用嘴为路盛完成最后的清理。

  吮吸心爱的男人的射精后的男征,在曾璟看来,几乎是一个贤惠的女朋友、未婚妻理所应当的责任。

  韩曼从来没有为男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她也不可能会去做这样下流的事情。
  韩曼闭着眼,脑海中浮现出曾少阳举着布满了精液的下体,请求她去清理的场景。韩曼不由的摇了摇头。

  可当那根男征的主人的脸换成了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后,韩曼的脸却顿时红了起来,她似乎想不出自己坚定拒绝那项要求的情景……看来,有着硕大男征的强壮男人,总是有着异于常人的特权。

  路盛冲少女微微笑了笑,随即又用手将她的头向下按去……略略有些僵直的男征顶端上传来的湿润嘴唇的触感被打断的感觉,让他不太愉悦。

  路盛看不见曾璟俯在自己胯间的脸,但少女高高翘起的臀部,却在空中勾勒出与那个女人极其相似的,一道妖艳滚圆的弧线……

  很久之后。

  凶狠的男征终于在少女温柔的吮吸之下,微微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心满意足的垂了下去。望着油亮低垂的男征,一阵巨大的成就感浮现在曾璟心中。

  心爱的男人终于可以安稳的睡去。

  曾璟微微抬了抬头,轻轻抹去嘴角的粘液,羞涩的躲回被窝,而路盛则穿上内裤,披起睡衣,冲她告别。

  虽然路盛与曾璟的恋爱关系已经得到曾少阳的认可,双方已经定亲。但一日不举行正式的婚礼,曾少阳显然不会允许两人在一间房间内过夜。所以,路盛晚上被安排在客房睡觉。当然,曾少阳不会想到,路盛每天晚上都要在曾璟的房间内折腾一番才会回客房睡觉。

  窗外,一片宁静,不见了人影。

  一夜无话……

  ……

  在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射进卧室之前,韩曼已经起床为全家准备早餐。

  淡淡的妆容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疲惫,似乎是夜里的睡眠不太安稳。

  炉子上的平底锅上正在煎着金黄的鸡蛋,厨房里布满了美食的香味。

  「火太大了……」

  韩曼被路盛的声音吓了一跳,很显然,她刚刚有些走神。

  路盛走过去,近乎挨着韩曼的身体,韩曼心中一紧,却发现路盛只是把炉火调整了一下。韩曼抱着一只手臂,没有说话,只是不自觉的避开了路盛的目光。
  没有人知道,自从昨天被路盛按在落地窗玻璃上之后,那种深入骨髓的强烈感受,一直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仿佛无时无刻有着无数到目光正看向自己对着街道完全张开的双腿,仿佛有数不清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议论着,品评着。

  这种煎熬一直伴随着她,甚至在睡梦中也没有放过她。

  梦中,她甚至梦见了无数张熟悉的面孔上在发现她那副模样后浮现出的惊讶的表情,包括丈夫和女儿。

  然而更让她心里难受的,是路盛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依然快活逍遥。
  而在深夜中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幕,更是让她终于对路盛产生了一丝怨气,而更多的怨气,或许还来自其他人。

  不过,在路盛看来,此刻的韩曼却只是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在跟男朋友赌气。

  路盛抬起手,温柔的将韩曼耳边的散发捋到耳后,然后……猛地在她脖子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一只手,顺势攀上了韩曼丰满的后臀……

  韩曼只是略略昂了昂头,但很快就一咬牙,身体就挣脱了霸道的怀抱,用力拍掉了身后那只不安份的手。

  韩曼被那道充满征服欲望的眼神逼迫的不敢回头正视路盛的方向,但耳边依旧传来了身后男人喉中吞咽的声音。

  离曾少阳和曾璟起床还有不短的时间,在并不宽敞的厨房里,在排气扇和食物被煎炸的声音的掩盖下,韩曼意识到,自己正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

  强壮的男人可以轻易将她按倒在地,柔软的居家短裙和连裤丝袜根本不需要被完全褪下,只用将短裙拉到腰间,将裤袜扯到大腿,坚硬的男征就可以被强行送进来。

  或者也不用那么麻烦,男人可以采取站立的姿势,从裙摆下方撕开丝袜的裆部,直接从后方攻过来。

  更要命的是,在害怕被曾少阳和曾璟发现的情形下,韩曼根本不敢有剧烈的反抗和坚定的阻吓。韩曼清楚,这并不是自己的无端臆测,而是的的确确可能发生在两人之间的事情。

  身体在发现男人渐渐靠近时,似乎已经发出了无奈的叹气,莫名的滑腻已经悄悄的从蜜缝中溢出。

  男人的身体完全的覆盖了上来,却只是轻轻从身后抱着韩曼。韩曼已经可以隐约感受到臀部上传来的柱状体的滚烫,心中竟然模模糊糊勾勒出了大致形状。
  韩曼禁不住又扬起了头。她顺势关上了燃气灶的开关,双手撑着灶台,抵抗着来自身后的压力。

  男人勾着头,轻轻掰着她的上身,当她还没来得及看清男人的脸,湿热的嘴唇已经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嘴。

  韩曼缓缓转过身,踮起脚,双手轻轻勾着路盛的脖子。路盛微微低着头,深情的吮吸着香甜的唇。

  清晨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轻轻洒在身上,一男一女在宁静的清晨,温柔的拥吻着,没有无耻的强奸,也没有下流的调戏,只有温润的爱和绵密的情……
  ……

  墙上的时钟一刻不停的走着。

  主卧室的门打开了,曾少阳一边咳嗽,一边缓缓走了出来。

  韩曼从厨房端着早饭出来时,曾少阳已经起床坐在餐桌旁了,路盛也微笑着从厨房走了出来,轻松的与曾少阳聊着报纸上的新闻,韩曼给路盛舀了一碗稀饭,又帮曾少阳舀了半碗。这时,曾璟才磨磨蹭蹭的来到餐厅,她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清脆的跟路盛打着招呼。

  「早上好,盛,你起的真早,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路盛微笑的在曾璟的额头上亲了亲。

  曾璟又转过头向曾少阳和韩曼问好。曾少阳一脸慈祥,而韩曼也是满脸宠溺,没人发现她隐藏着的别样情绪。

  曾璟转身走向洗手间,准备清洗一番。路盛习惯性的将目光投向少女饱满的臀部和光溜溜的双腿,等收回眼神,却看见韩曼一片平静的脸上,眼角不经意的抖了抖。

  不一会,曾少阳稍稍吃了一点后,就准备去上班,离开餐桌时,韩曼习惯性在曾少阳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作为告别。路盛一脸平静,没什么特别反应。稍后,路盛也吃完了早饭,准备出门。离开时,曾璟起身将路盛送到门口,有意无意的,他在没有刻意避开韩曼视线的角度上,将曾璟压在墙上狠狠的来了一番舌吻。一只手还习惯性的揉上了曾璟的臀部。

  韩曼微微转过头,没有去看带着一脸羞涩的吞咽下路盛津液,慢慢走回餐桌的曾璟,只是一脸平静的继续吃饭。

  家里就剩下母女两人继续吃饭,两人似乎很默契的想着心事,都没有开口说话。

  好一会,快吃完时,韩曼似乎随意的问道:

  「看样子,你是下定决心过路盛结婚了?」

  「是啊,他人挺好的……」

  韩曼停了停,酝酿了一下。

  「嗯,他也是一表人才,高高大大的,工作也挺努力,为人处世也有一套,将来不出意外,肯定会有出息,不过……」韩曼顿了顿,随即说道,「听说他谈了不少女朋友,会不会太花心了一点。」

  曾璟听完,点了点头,又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韩曼望了曾璟一眼,不知道曾璟在想什么,只是缓缓接着说道:

  「其实,我挺支持你的想法……只是你父亲,对他还是不太放心,对你们这桩婚事,也一直没点头……他年纪也大了,要是你心疼他,也为他想想,别太任性……当然,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说到这,韩曼将手放在曾璟的手背上,似乎在给她自己的支持。

  曾璟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个女人接着默默的想着心事。

  曾璟吃完饭,也出了门,家里只剩下韩曼一个人,就像往常一样。饭后,韩曼补完妆,一切又恢复了往常的一样,她像往常一样打扫着家里的卫生,像往常一样出门买菜,像往常一样,忍受着午后的安静和孤寂。

  与往日不同的是,此刻,韩曼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一台电脑。

  书房里,有一台归韩曼使用的手提电脑。这台电脑上,此时正被使用者播放着一些奇怪的视频,浏览着一些奇怪的文章……

  ……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